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

性別教育小蜜蜂




  為了讓民眾了解婚姻平權,許多熱心民眾當起了小蜜蜂,站在街頭巷尾向路人宣傳婚姻平權的資訊。擔任小蜜蜂的門檻很低,無需是什麼運動團體的志工或幹部,也無需在性別領域耕耘許久,於是許多熱血的民眾也參與了小蜜蜂的行列,站在寒風中懇請人們了解婚姻平權,支持婚姻平權。

  然而正也是因為門檻極低,許多熱血青年對多元性別的知識也是有限,大家在解釋婚姻平權理念的時候就造成了傷害。例如民眾憂慮同婚合法後,生理男性可以自稱為女性自由進出女廁,對女性造成威脅。這個憂慮其實是起源於一般民眾對跨性別、性別友善廁所相關議題不太了解,可是有小蜜蜂在解釋的過程中為了尋求方便,直接詮釋為:「那是他們跨性別的事,跟我們同性戀沒關係。」這樣的說法其實對跨性別造成了傷害,加深了污名。

  同樣的情形也會出現在其他議題上,例如多p、愛滋等。許多小蜜蜂其實很在意溝通的效果,不想一股腦把相關資訊都塞給民眾,於是在解釋的過程中很容易出現這種「切割」的感覺。這樣的做法也許可以拉攏到部分民眾支持婚姻平權,但是是否增加他們對多元性別的了解呢?而這樣求快的做法,是否有助於民眾了解性別平權?基於接納「愛都一樣」的立場,民眾也許可以快速了解婚姻平權之重要,但是否會造成他們不願意去了解其他議題?這樣的做法其實值得我們省思。

  婚姻平權的背後,其實跟性解放有很大的關係。關於性解放的定義,甯應斌老師指出那是「性的理性啟蒙除魅」與「性的民主平等正義」。我們要求「性解放」,其中一點便是訴求人們不會因為自己的性別認同、性取向、性的實踐等等,而被差別待遇。在台灣,性解放一詞很容易聯想成在街上多p、亂倫之類。究其學術意義,多p等其實也屬性解放的含義之一,跟同性婚姻是處在同一位置上,所以說要切割其實也沒辦法完全切割。只是當小蜜蜂在街頭溝通的時候,得思考說話的方式,如何讓民眾了解同婚議題,卻又不會繼續對性抱著污名的看法。

  在過去,人們對性別的看法極為狹隘,認為男生就該有男生的樣子,女生該有女生的樣子,性只能做不能說。幸運的是,有一群教育工作者促成性別平等教育法,在校園宣導多元性別,使得年輕學子對各種差異能多一點點地了解。但可惜的是,許多成人出了社會之後,就停止學習,性別也是一樣。當這些同性戀、BDSM、愛滋以更「健康」、不一樣的樣貌出現在各個角落、出現在他們面前,甚至這些人受到法律政策的保障時,他們不知所措。有些人願意嘗試了解這些多元,但也有許多人以躲避的方式去了解差異,甚至運用手段促使整個社會退化成他們想像中過去「美好」的年代。許多人拒絕婚姻平權,我想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的不了解、他們的恐懼。

  所以街頭小蜜蜂要處理的,不只是述說婚姻平權對同性伴侶的重要性,也包含了跟大眾去談性別。當然,每個民眾所擔心的都不一樣,可能這個擔心愛滋氾濫,那個擔心子女會變成同性戀,另一個憂慮的可能就只是稱謂不見了。這些憂慮是真實的,只是它們牽涉的範圍實在太廣,每隻小蜜蜂的知識、能力還是有限,無法解答每個議題。所以在街頭行動時,小蜜蜂們會把焦點集中在婚姻平權,以求精準表達訴求。可是如果有民眾與小蜜蜂交流(而非謾罵),提出上述疑慮呢?當然,小蜜蜂可以提供相關團體的資訊,轉介民眾到信任的機構;又或者當下跟民眾好好去談性別議題。溝通,不只是為了婚姻平權,也是為了讓各種差異被看見。當人們認識多元性別,了解各種差異,他們就可以去除不必要的偏見,進而推動婚姻平權。

  讓我們一起播種吧,讓這個社會可以友善一些。婚姻平權只是起點,我們還要繼續走下去。教育,便是小蜜蜂們身負的重任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